“安全生產月”的最後一天——6月30日18時58分,大連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被鑽漏。溢出的原油流入市政污水管網,在排污管網出口處出現明火。22時20分,事故導致的明火被撲滅。這一切距離去年山東青島“11·22”中石化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的發生,剛剛過去半年。
  而就在5月30日,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發佈通知,要求各地深入開展油氣管網突發事件聯合應急救援演練,切實提高突發事件應急處置能力,提升防災應急水平。
  如此高度密集的拉網式排查,為何仍然沒有擋住這起事故的發生?
  一問:施工違規為何仍能開工?
  6月30日18時58分,大連岳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工人在大連金州新區鐵山中路與城富街交叉路口處的路安停車場附近進行施工中,將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鑽漏。
  據悉,這一工程是大連德泰易高新能源有限公司擬在松嵐路安停車場北側建設LNG加氣站,委托大連岳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施工。為加氣站配電工程實施電纜外線水平定向鑽施工,將輸油管鑽漏導致原油泄漏。
  大連市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這種穿越石油天然氣輸送管道的施工必須經發改委、安監局聯合審批後才可進行,而導致事故的這次施工未經審批。“輸油管道位於地下2米,按照要求,施工應從地下4米穿過。但是,在施工過程中,工作人員並未嚴格遵守這一規定。”中石油有關方面人士也同時表示,施工未經批准。安監部門人士也表示,施工時確應有監護。
  目前,大連市已經成立事故調查組,肇事單位的5名相關人員已被公安機關控制。
  國家安監總局總工程師黃毅說:“這次的問題與青島爆燃事故不同。據我瞭解,不是因為管道本身泄漏,因此嚴格意義上與管道本身維護、監控不到位造成的跑冒滴漏沒有直接關聯。具體責任還需要進一步調查評估。”
  黃毅說:“全國油氣管線超12萬公里,又與供水、供氣等城市管網交叉重疊。有些企業管網需要自己解決,有些需要政府協調多個部門解決。是遷移地面建築物還是重新拆設管網,情況很複雜。改造過程中,哪個經濟成本小,哪個社會成本小,也都需要統籌。”他坦承,歷次油氣管網事故都暴露出來的一個共性是:很多城市地下管線鋪設地面標識缺失、不明顯,施工單位施工資質和督察不到位。
  二問:是否只查不改?
  針對輿論對油氣管網“只查不改”的質疑,黃毅並不認同。黃毅說:“歷史遺留問題太多、難點太多,解決起來確實需要一個過程。”
  據黃毅介紹,安監總局在去年11月起開展的全國管道安全整治過程中發現大大小小的問題上萬個。特別是帶有行業性特點的安全生產隱患突出,例如,油氣輸送管線和城市燃氣存在違章占壓管線、安全間距不足、管道埋藏過淺、部分管道腐蝕等。
  據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5月16日的通報稱,我國陸上油氣輸送管線總長度約12萬公里。截至3月底,全國共排查油氣輸送管線隱患2.9萬餘處,需要政府協調整改的隱患1萬餘處,其中重大隱患5072處,整改任務十分艱巨。
  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鐵民說,這樣的事故屢屢發生,不是一個人或是一個企業的問題,更反映政府管理基本面上出了問題。
  三問:地方該如何承擔責任?
  既然多起油氣管線事故的發生,都與地方政府監管的不到位有關。那麼,地方政府該如何承擔責任呢?
  劉鐵民說,城市管網是一個城市的血管,但是地方政府目前在鋪設、管理、信息備案等方面層層都有漏洞。統計一下,現在有近三十個部門在管理城市管線,何止是“九龍治水”!更可怕的是,這些管理部門互相間沒有溝通、信息共享機制,並且管理方法“一屆領導一套”。
  “舉一個例子,我曾經調研過一個地方,100平方米的地上有30個井蓋,問了多個市政部門,連這些井蓋地下管網是什麼都不清楚。這30個井蓋就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工業化進程下城市規劃能力的不足。”劉鐵民說。
  記者瞭解到,我國的一些城市,鋪設時缺乏規劃、管理上權責不清、後期混亂開挖拉鏈馬路頻現。專家建議,我國應建立統一的管理部門,但凡鋪設管網必須備案,否則便要嚴厲處罰。
  工業化城市應當怎樣鋪設管網?劉鐵民說,應該分作兩步驟,第一步,所有城市應當由政府主導,在清查基礎上做風險評估,居民區附近老舊管線採取整修措施,對重大風險及時評估。第二步,由當地政府委托一個部門將這個問題統一管理,對新開發的地區必須按照長遠的、高質量的規划進行設計,至少要考慮到50年100年,使得新老管網慢慢融合成一個安全的新系統。
  新華社記者 蔡擁軍 劉敏
  據新華社北京7月1日電
  (原標題:拉網式排查為何擋不住事故發生)
創作者介紹

birthday

bsasdkprdcmd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