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螫的三界山南棱、西南棱O型
蜂螫的三界山南棱、西南棱O型
98年6月7日  星期日
陳財貴、許正雄、邱義春
早上0730各自騎機車在大武崙工業區東都大樓牌樓下集合,正巧遇上藍天隊數人也在此地集合,有志一同,也是要去打通三界山西南棱,我等3人的計畫是從大同路62號附近的稜線上三界山(藍天隊已經打通),登頂後再回頭下鞍部轉西南棱找路下山,正好與藍天隊今日的行程反向,兩隊各砍一半路可以省很多力氣。
0800出發,先花20分鐘到大同路62號廢棄泥屋參觀後再返回登山口(路邊竹林有黑色臨時木門處)開始,一路緩上,布條甚多,輕鬆行走,仍順便一路除草把藍天隊開闢出來的山徑弄得更清楚些,行進緩慢,走到巨石處有一小段陡上,上稜之後接得清楚山徑右轉循稜,過鞍部(藍天有釘路標),左下可下面桶寮農家是我們要閜山之路,續直走路旁可見墓地,過林投雜木區陡上約3分鐘即登上對面三界山,全程約2小時(含砍草清路時間),三界山山頂上,財貴兄前些時已經清出東西向障礙,基石明顯,視野極佳,略事休息。
原路下山,抵鞍部,取右竹林、雜草谷地下山,遇小溪澗,水質乾淨,循溪邊緩下,此路竹林甚多,原應係農家採竹筍路,數年前山界名人「蕭郎兄」曾經走過,山路慢慢循溪緩下,正確地找出石階舊路,此時右手持刀未戴手套之手掌背忽覺一陣刺痛,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大型蜂叮咬(未及細看是否虎頭蜂),甩開之後出聲警告緊跟在後綁布條的財貴兄,已然來不及了,只聽到一聲慘叫,財貴兄的後腦杓也中了一鏢,所幸只有一隻而已,心想沒事,忍痛續行,約10分鐘之後忽覺頭昏,腳指手指都有些痲痺,步履蹣跚,非常不舒服,仍續下行,遇藍天隊人馬十餘人上山,兩隊相遇打通全線,樂事一樁,與隊長江啟祥兄寒喧之後,互道珍重,他們下山,我們下山。
1100走到一處溪邊小空地,我已越覺虛弱,全身發癢,起疹子,有類似食物中毒症狀,沒想到一隻峰而已,毒性會那麼強,於是就地休息順便午餐,在溪邊用清涼的溪水擦拭身體,按摩麻痺的雙腳,喝了熱騰騰的「黑龍茶」,足足休息了70分鐘後,略感舒適,但身體仍癢得難以承受。
1210收拾完畢速速下山,後面的路已經被藍天隊開得清楚好走,很快就下抵面桶寮,接上七安產業道路的無名橋,往西走約10分鐘即到達土地公廟,涼亭內擠滿登山隊伍人潮,我們從涼亭編下切走到溪邊轉東跟著布條往牛稠嶺登山口,約20於分鐘即到達,續接七安產到往下走,過市民農場前涼亭後,取左往早上登山口取車,速速回家。
騎車風涼,身體奇癢難當,多虧財貴兄騎車在後護送,回抵家中才下午2點10分,洗澡是第一要事,冷水、熱水循環沖洗,換了乾淨衣物,卻越來越癢,打開電視機,邊看無聊節目邊猛灌水,想把毒性沖掉,只是似乎一點效果都沒有,被叮咬的手背愈見紅腫,身體到處癢癢難耐,手指與小腿居然抽筋,硬撐到晚上九點,才要求當兵回來休假的兒子開車,剛旅行回來美娜與孫女捲捲,陪同到基隆署立醫院急診,打了破傷風、抗過敏兩針,拿了一些藥,回家,過敏針劑嗜睡藥性發作後,一覺到天明,不知天上人間何處是宮闕。
心得:
一、  第二天起來,症狀全消,又開始上班了,想想昨日的蜂螫,真應該下山後立刻看醫生,可以少被折磨半天,「鐵齒硬撐」不是辦法,下次…,最好不要有下次了。
二、  自從藍天隊與陳岳兄開發出「淡基古道」東段以來,大武崙到七堵一帶越來越熱鬧,各個小山也托福興旺起來,真是功德無量。
三、  三界山南棱、西南棱O型路線,全程只需約4小時,山不高,景不錯,路徑好走,布條多,不會迷路,是一條很好的甲種郊山路線,至於擾人的蜂,只要常有人走就不會碰上了。
四、  我的GPS從早上開機搜尋衛星一直到回到家都收不到半顆衛星,回家後乾脆放在陽台讓它繼續收訊,到傍晚到一顆衛星,看來又要花錢了。
五、  此回遭巨蜂之螫叮,也許第一針用的毒劑較多,我慘遭折磨,而財貴兄只得皮肉痛而已,也有可能是財貴兄體質較佳,抗力強,總之;我們都算幸運,只遇見一隻,如有一群…,則我命休矣!
六、  季節到了,山友們請多注意囉!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birthday

bsasdkprdcmd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